做你的妻子,我太调皮,你说,我们不合适。做你的情人,我太单纯,你说,你于心不忍。做你的妹妹,我太懂你,你说,在我这个妹妹面前,也会有脆弱的表现,那太有失于大哥的风度。我们做什么都不合适,但就这样形同陌路,却又同时会心痛万千。

所以,还是让我做你的”红颜知己”吧,相信我真的可以做到最好!伤心时,来找我,我会一如平日,静静听你将心中的烦恼和苦闷讲完,然后,笑着鼓励你,鼓励你一切从头再来。开心时,当你还记得我时,请来找我。我会与一齐分享成功的喜悦,而且如果你不介意,,我们也还可以像以前一样,找个静静的地方坐下来,每人面前放着一杯啤酒,对酒畅谈,谈一切一切,谈一切一切与爱情无关的事情。

不知道我们之间算不算有爱,总之,我知道,我们之间的感情,是除了感觉之外没有其它理由可以说服别人的。很希望自己能在这方别人的土地上,有一间属于我自己的小房子,可以很小,没关系,只要我一个人能住得下就好;可以很破,也没关系,我会将里面布置得很温馨;可以很少有人去,更没关系,一间小屋,一个人,再加一个我最好的”朋友”就足够。

然后呢,我过着一种很自由很潇洒的生活,可以堕落,可以消极,可以放纵,可以绝望。不需要人管,不需要人问,更不需要那莫虚有的关心和虚假的照顾。我喜欢这样过,可以和一群狐朋狗友们一起喝酒,也可以学他们抽烟、骂人,总之,似乎自己也很向往一种坏女孩的生活。

很希望与某一个美丽的清晨,你轻轻叩想我的门扉。当时,我也许正睡意未醒;也许已坐在电脑旁敲敲打打,也许正在准备我自己一个人的早餐,也许,正对着一杯无糖的咖啡静静的在想你。

总之,与那样清新的一个清晨,我打开门,首先看到的是你,我保证,那一天,我都是快乐无比的。请你进屋,随便寒喧着彼此间生活的琐碎,随便轻淡着最近的日子过得好不好,像老”朋友”一样,无所忌惮的畅谈,字字真实,句句浓意。像许久许久以前的我们。

那一天,我想,我准会成为世界上最成功的”男人”的红颜知已。你说,我会吗?会的,一定会的,只因为,我们曾经一起走过,只因为,我们注定只能做知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