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经有个找我做心性咨询的男律师客人坦白对我说,他不希望女儿将来像我一样做作家,太苦了。他希望她学一门专业,像他一样,将来能保障生活。假如我有一个女儿,我会告诉她,好好寻找你的梦,实现你的梦,做你想做的事,做什么都可以,做好它,对你的选择负责。

不少读者和媒体朋友经常对我说,素黑,很羡慕你拥有这么丰富的一生,活了人家几世的生命。我无法做到像你一样豁达,放得下那么多,拥有那么多。别羡慕我,我经历过的,我敢肯定,知道内情的话,一万人里没有一个愿意同样经历、坚持和承担。

别只听我写或说什么,有机会,看我经历过什么,做过什么,那才是真实的我,而不是你想象中构想里那个神秘的我。我愿意把我经历,体验,走过的路和大家分享,和我爱的人分享。我的生命,就是分享。

多年来,每个人的来信我都亲自处理,从来没有助手。我记录每个人包括朋友来信的日子,细心做好档案。十年前的读者再写信给我我也能认出。这不是寻常的工作,也确实没有必要,但我还是细心地做了,这是我对每个生命的尊重。我重视他们,即使他们有些并不尊重我,甚至中伤我。不喜欢我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要喜欢你自己好好自己。每个生命要面对的不过是自己,不是他人。

人要活坏很容易,活好却很艰难。身边太多活坏的人,可能不是他们刻意选择的,但他们却承担不起生命中的业障。可以美丽,简单一点,把自己交给自然,交给天,也许是最后的解脱。或者,我一直想象人可以变好,一切可以变好,只是我宁愿美化一切的借口。最脆弱是我,最坚强也是我。

我的一生已够了,把我最好的奉献,便能安息,静静离开这世界。我没能力只为自己的安好而活,最快乐、最痛苦时候,我愿意同时把爱默默输送,这样很好。我没有宗教,也不需要。我没资格做爱的权威,告诉别人什么是爱,但我很愿意分享我感受过,实践中,具体的,亦伤痛亦快乐的爱,所以我还没放弃写作,还在发展心性治疗。最纯粹美丽的爱是有可能的,请别轻易否定或放弃相信。我希望世上不只我一个人能活现它出来,哪怕到最后可能不过是我一个人天真多情,我愿意继续坚持。爱是最大的孤独,这点,我切身感受。